南城

不知道对不对称有没有强迫症的……

话说,房子有价,装修无价,甚是。

就说家具,最次的是杂牌板材类,其次是有标准有设计的品牌板材类比如宜家(现在有少量实木的),然后就是品质特性不同的实木类(橡胶木、榆木、海棠木、水曲柳、胡桃木、乌木、柚木、紫檀木),顶级的实木就是红木,一个衣柜动辄几十上百万。当然红木品类众多,如同玉石翡翠, 鱼龙混杂,不是行家难辨良莠。买红木家具,不单是彰显实力,更是对品质、品味、养生等精神层面的追求,人们赋予红木的文化价值远超其实用价值。

稍好的实木家具多是简约注重实用,没有红木家具那种过于繁琐的雕花镂空。自从买了一套设计精良的柚木床和衣柜,时时摩挲,常常凝望,那种称心如意的感觉经久不褪。再也不愿意回到板材家具的时代了。

形式有多重要?把咖啡从咖啡杯倒进碗里,咖啡仿佛变成了中药汤,怎么也喝不下了。

兰州藏药博物馆藏经室。西藏有一套完整的关于宇宙的学说和文化体系。

海拔4640米,温度10摄氏度。有中度高反,需要不停吸氧。刚还晴空万里,忽然冰雹冰雪冰雨,只消几分钟,路上积雪便有十几公分,草原瞬间变雪原,仿佛一日四季,最美国道二二七。

年初有幸认识一鄂姓朋友,不想前日一老师送我一本讲述鄂温克人故事的《额尔古纳河右岸》,人生真是冥冥中常有妙意。迟子建的文字轻灵飘逸:“……在我眼中,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每一座山,都是闪烁在大地上的一颗星星。这些星星在春夏季节是绿色的,秋天是金黄色的,而到了冬天则是银白色的。我爱它们。它们跟人一样,也有自己的性格和体态。有的山矮小而圆润,像是一个个倒扣着的瓦盆;有的山挺拔而清秀地连绵在一起,看上去就像驯鹿伸出的美丽犄角……”

要买车,预算本来10万,比较来比较去,觉得15万的更好,最后买的是20万的。开起来不错,钱没白花。

要装修,预算10万,零零碎碎的都想要更好一些的,最后花了20多万。钱花哪儿哪儿好,挺不错。

养孩子,吃穿用都不想买差的,兴趣班学习班都不能少,寒假暑假得坐游轮飞机旅游,财务重点都在养和育上,将来还得准备房子首付。成家后可能出国一走了之,连花盆都不剩。

想对自己好点儿,没门儿,最多沾沾孩子的光。

省吃俭用真是中国父母的宿命。

完成了两件挺有成就的事。

孩子把手机屏幕摔碎了,哭着跟我们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说经常提醒你做什么事不慌张不着急,这次算是吸取教训,好好想想吧。第二天咨询了小米维修点,换屏幕540元。查了淘宝,9成新的238元送拆机工具,想着小米note用了一年半了,也不可惜也不心疼,买了个屏幕总成,也就是屏幕电路边框一体的,按照教程自个儿换了,用了一个多小时。虽然有瑕疵,但并不影响使用。

虽然不太复杂,但一定要按照教程操作,还要注意卖家提示。从小到大拆机无数,凭着经验和直觉基本就能完成,但是我对于只更换显示屏还是没有信心,另外也不想省那六十块钱,毕竟有较大风险。对于没有修理电器经验的人,还是相当有难度的。

第二是小卧室修补墙体。拆了原来的书架,费尽死劲儿拔掉二十多个膨胀螺丝,用建材市场买回来的8块钱一袋儿的快粘粉,修补了窟窿,打磨后基本看不出来。这有点像汽车补漆。如果汽车有小剐蹭,最简单就是买个补漆笔和空气罐,直接喷涂就行。要是划痕太深,需要用快粘粉或者补土填补再打磨后再喷漆即可。

五棵松体育场,字体、颜色看着很舒服。

高四在重点高中复读一年,感觉把前三年没学的东西全补回来了。前三年学习像是用大眼渔网在河里随机捞鱼,第四年像是把河水截流,留下一个口过筛子,大鱼小鱼都不放过。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知识点逐渐连缀起来,慢慢形成了以高考为导向的较为完整的知识体系。因为过去落下的知识太多,所以进步的空间非常大,高四一年成绩都在上升,这股势头也反过来不断强化自信。虽然在最后阶段一直处于中上,但是得益于自信和运气,高考成绩在全校相当靠前,也过了重点线,顺利考入省重点大学。

富有戏剧性的是,第一年的历史成绩只有300多分,第二年竟考了794分。因为900分制的拉动作用,尽管其他科目成绩非常一般,但总分一下子提到了717分。这种900分制初衷是为了抑制偏科,但设计者似乎只强调低分的拖后腿作用,并没有考虑到高分拉动的作用,这其实也是一种不公平。也许正是这个原因,900分制很快就被废除。想想也是,每一科的分数不管多少都是自己一分一分挣的,“美元直接加人民币加日元不合理”的说法看似有道理,其实经不起推敲。

人生来就不公平,这就是所谓的“时也运也命也”。

北京难得一见的一方蓝天。

我们的父母倾其所有养育我们,大学毕业时,家里财富基本归零。他们此生几乎没有自己的生活,他们活着就是为了养育我们。即便如此,我们受到的仅仅是最最基本的教育,没有任何额外的金精时。如今,我们有了一定的基础和积累,我们要像父辈那样养育自己的孩子,还是为自己有所保留,保留多少?这是个问题。

要知道,对孩子的投入是无穷尽的。但是你的生活刚刚开始,品质有待提升,消费有待升级,你想追随自己的内心,对诗和远方蠢蠢欲动。但是你陷入了矛盾,你要做出选择,选择意味着放弃,表面可以调和,本质非此即彼。

要么想明白这些去烦恼,要么假装不想明白这些假装不去烦恼。

图:黄昏中的南京夫子庙路牌。

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意无意地看到有关高考的文章,听到有关高考的新闻,看到朋友圈发的关于高考的段子。我掐指一算,距我第一次参加高考也整整二十年了。

只依稀记得一些情景。高考前几天,妈妈姐姐从老家来到县城学校看我,问我有啥需要没有,边说边在校园走,我说没有。考前一天,同学们有的回家,有的回亲戚家,有的去考点学校住,学校里人很少。我的考点就在本校,不知道该干点儿啥,下午就和一个关系很好的同学去操场打篮球,晚上一块儿吃饭,一人还怼了一瓶啤酒。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晚上睡得很沉。手贴在蚊帐上,被蚊子密麻咬了十几个红点也不知道,早晨被闹钟叫醒,洗漱吃饭后就进考场了。第一场语文,略微有一点点紧张,不过很快就适应了。

中午二舅送来火腿肠等好吃的,我觉得有些意外,却又在意料之中。二舅一直很关心我们这些晚辈的学习,高考这么大的事儿,他自然也放在了心上。二舅家在县城,我初中高中没少得到二舅的照顾。

接下来的五场考试更没啥感觉了,该吃吃该喝喝。一想到考完了就放假了,感觉还有些夹杂着兴奋的轻松。也许是这次考试轻松的感觉印象太深,第二年再参加高考也不以为然,第一天下午的考试我竟打了几个盹,恍惚了三五分钟才回过神儿。

过了个相对愉快的暑假。知道成绩的时候,我有一点点意外,谁不想考上一个还说得过去的大学。可是成绩刚刚过了大专线,而且历史分数出奇的低。不过我很坦然,我毕竟上的是个很一般的高中,我们的山巅最多也就是人家重点高中的山腰。尽管我还算是平时成绩非常靠前被学校重点培养的对象,但是没有发生奇迹。我们几个平时成绩不错的同学不约而同走上了去重点高中复读的道路。

这是个关乎命运的决定。出身农村土里刨食的父母从没过分期望我能考上好大学将来能出人头地。他们找到二舅,希望依靠二舅的关系,让我凑合上一个大专院校。但是我还是选择了复读。我们“三王一花”去了重点高中后,成绩突飞猛进。98年再次参加高考,我以超过重点线的成绩顺利考入一所重点大学。我也特别感谢命运的眷顾。当时我省高考采用的是900分制,我因为历史成绩奇高(794),一下子拉高了我的总体分(717),才得以天遂人愿。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却只有几步,特别当人年轻的时候。”每当我庆幸当初的选择时,我就会想起当年初中时在餐巾纸上反复书写的柳青的诗句。我怎么会忘记,我冒着瓢泼大雨踩着泥泞去村口用公用电话查成绩的那个夜晚;我怎么会忘记,守在14寸黑白电视机前收看大学录取通知名单的那些夜晚。